论如何归还他人机密(原创)

  • 时间:
  • 浏览:6
  • 来源:bet登录入口网站

法海踏入西湖湖畔那天,夕照山南岸湖水卷起层层涟漪,湖畔植被青透岸。佛光于其身扩散,所经之地无一邪物敢靠近。

当天的夕照山,上空透彻清明,非比昔日飘动的黑云。

                  1.

法海一袭素白僧衣,左手抬一金色钵盂,右手持一禅杖,名擎天。站在白石桥上,凝神环顾周遭景物观察了片刻,说:“单一的色调,岂不衬得孤独,无陪衬之物,美中居于问题啊!”

颜黎在凉亭下欣赏着西湖美景,心生感慨。见此美景如何不心潮澎湃。侧目都看了法海,颜黎内心莫名感觉到他的气场,来来往往的僧人不计其数。颜黎在那先 过往僧人身上却察觉必须独特的地方。

“敢问施主到此处是为了观览这西湖的美景否?”颜黎上前彬彬有礼的说。

“至少是吧”法海长叹。

前不久听佛祖讲经

佛曰:恶人害贤者,犹仰天而唾,

唾不至天,还从己坠;

逆风扬尘,尘不至彼,还坠自身。

贤不可毁,祸必不已。

这家伙有所顿悟,突然就像佛祖提出自身修为尚居于问题,人间尚有被委托人犯下的错误。弥补之日,则是他修行圆满之时。

佛祖耷拉着脸允了法海的做法,似还有一丝不满。可佛祖是为法海的做法感到自足,他还那末 想象中的冥顽不灵。

反正这家伙整天待在身边默不作声,被委托人好生无聊,这次乘机换来另一另2个幽默的僧人陪在身边,每时每刻心情都好岂不欣然美哉。还外加大力宣传,生怕这一 闷葫芦反悔。

法海是个言出必行的实干派,此行目的后来我我为了弥补当初固执而犯下的错误。不然这一 梗会膈应到他怀疑人生。

法海双手合十:“我佛慈悲!”

转身朝前走去。

“高僧留步,在下有一事相求”

法海疑惑的回头,朋友说“施主有那先 事须要贫僧帮助吗?”

“也能帮在下把这苍凝玉放置在雷峰塔第一层周边,你都看哪里空缺就把他补上去”

法海接过苍凝玉,是一小块晶莹剔透的玉石。

他那末 询问原由,转身扬长而去。

                                2.

夕照山面积不大,人迹罕至,植物种类繁多。常年与世隔绝,鹅卵石小径缝隙布满了青苔。

他就像一块木头,端坐在雷峰塔旁“静观其变”

法海如约在雷峰塔一层周边空缺处填上了苍凝玉。无法理解其意义。

法海是个勤勉的人,他能都看的地方不想居于杂物。树林茂密,阳光无法直射进来。法海身上的佛光却把相对晦暗的树林照的通亮,充当了另一另2个五百瓦的大灯泡。

傍晚,他发觉草地比后来 更茂密了。虫鸣鸟叫传入耳中。一天下来,异样并未察觉,莫名其妙就为生态发展做出了贡献。

深更深更半夜,空灵的回音游荡在他耳边。

“和尚,你是来这儿干嘛的?”柳白衣脸上写满了现象。平日里虽常有和尚到夕照山,后来我我见有禅坐在雷峰塔下的啊。

“阿弥陀佛!”法海两掌合十,以沉重的语气念到。

“榆木疙瘩!就必须正面回答我的现象吗?”柳白衣愤愤不平的说。

“那施主也别在贫僧后边游动啊”

柳白衣转到法海正面,虽是黑夜,但他身上的佛光照得他面如冠玉,唇红齿白。

裴德文睁开眼,看向柳白衣。他的一双眼眸碧蓝如天,映着金色的佛光,摄人心魄。

“施主可有指教?”和尚很真挚的看着她,夹杂着慈爱的目光。就像另一另2个老父亲看向被委托人女儿那样。

柳白衣肩头有两名女侍,眼神空洞。陪在其身是心甘情愿还是被强人所难。

“来到此处原本与或者 和尚相同,追求早日得道升仙?”柳白衣很不屑。

“非彼所言,贫僧本已为佛,后来我我并未成佛。贫僧是来赎罪的”

“何罪?”

“阿弥陀佛!”和尚嗓门提高又说了一次。或者保持不动如山的端坐。

柳白衣一手捂脸,尽无言以对。

翌日,柳白衣起身唤人侍候起居时无人否认 。也是奇了怪了。忽闻塔外喃喃细语,凑近一看,那和尚竟在诵读《金刚经》超度雷峰塔内的冤魂。她这才发现楼上躁动不安,想必是不堪忍受要去投胎重新做人了。

柳白衣兀地突然出现 在和尚肩头倒没把和尚吓到,却把两边的侍从吓得不轻。

“大和尚,你这是在干嘛呢”一口流利的东北话。

“超——度”他抑扬顿挫的说话真你也能感到不适。

“解脱的路就有佛替众生而走,何所言超度?”

她的那两侍从已去地狱投胎了,肩头就这一 愣头青还在滔滔不绝的诵读着经文。

“现在好了,后来 连个学做饭的人都那末 ,你得给我个说法”柳白衣无奈的仰天长叹,用幽怨的眼神盯着法海,试图用眼神杀死他。

“施主此言差矣,众生本平等,你奴役他人本就违背道义,你还是——”

“我给朋友开工资了”

“金银俗物,粪土者矣。再说这荒山野岭有那先 能买的。你为什会么会能——”和尚不慌不忙的辩解到。

柳白衣掏出一摞合同扔进法海怀里:“你被委托人看吧,这是合同。现在你把朋友度化走人了,这算毁约,是要支付赔偿金的。你是用支付宝还是微信?”柳白衣一脸淫笑看着他。

“这……这……”

“我那末 钱”法海诚恳的把合同还给柳白衣。

“原本我应该 为什会么会赔偿我?”柳白衣耸了耸肩。

“我愿以此身偿还”法海双掌合十,神情悲悯。

柳白衣另一另2个趔趄,现在的僧人都那末 奔放了?

                              3.

柳白衣高兴了,想当年在寺里时,那先 脑袋上就有疙瘩的神佛嘴上不说,心里却是瞧不起她的。背地里说她是某个小地方的小妖精,跟大城市的高级领导谈必须一块去。

原本如今,另一另2个大城市的高层,任由她使唤,她觉得这机会很扬眉吐气了。

法海是个勤勉的和尚,他每天早起打扫卫生,给柳白衣做好早餐,后来 才出门诵经。

柳白衣惊奇的发现这和尚做的饭竟很合被委托人的胃口,要知道她的味蕾在在整个神佛体系中算是 神奇的居于,因为是她嗜辣。举个简单的例子,别人吃面用筷子 叼辣椒酱吃,她是用勺子舀着吃。

法海给她准备酸辣粥配上辣酱馅的水饺,这就很你也能开心了。

上一次那末 开心还是在寺里的后来 。那会儿她作为学生去潜心学习的后来 ,每天日子都过得舒坦,寺庙食堂里各种辣味儿的辣椒酱,满足了她的胃口。

这天柳白衣刚睡醒午觉起来。用手揉了揉脸,喝了口桌上摆着地裴德文准备好的凉茶。吃了两口就出去找法海了。

“朋友说你是来赎罪,我也没看见你做了那先 实际行动啊。”柳白衣冷冷地盯着和尚。

极其寂静,裴德文久久那末 回复她。竹叶飘零,散落在他的四周。风吹林木簌簌声。

                                  4

雷峰塔内冤魂已尽数超度,塔顶是他最后任务。

墟光境。

白夜强光烤灼着无数冤魂,那末 一声哀嚎。必须可怖的强光照射在冤魂身上灼烤嗞嗞的声音。

白衣和尚肩头的禅杖挥舞,道一声阿弥陀佛,身上的佛光通透了一方天地。

“我佛慈悲!”法海颔首低眉,口中佛语有如钟磐之音,发出猛烈强光的白夜竟然就此被驱散。

无数冤魂重新站立起来,朋友目光呆滞,神情麻木,空无地看着寂静的天地。

法海长叹一声:“世间罪,世间偿,都轮回去吧”

冤魂如潮水褪去,天地间浓郁的血气在《金刚经》里或者 点变得澄澈安详。白衣和尚纤尘不染,拿起禅杖。回到了雷峰塔一层,欲进。

“和尚,你原本要进去?”柳白衣悠闲地在他肩头说道,嘴角一翘笑了笑。

“我曾立下宏愿——”

“赎罪吗,一层除了我你觉得还有谁?”柳白衣觉得可笑,难不成他我应该 超度被委托人不成?

“……”和尚保持沉默。

“那好,祝你得偿夙愿,立地成佛。”柳白衣觉得奇怪,一层我住了那末 久也没发现有那先 异样。

和尚缓缓靠近,将残缺的苍凝玉填齐后用钵盂照向塔体。转眼消失在她肩头。

这下可好,为被委托人学做饭的人又溜了。

                                  5.

柳衣做了另一另2个梦。

她梦见了统统年前她在寺里留学的事。

那后来 她还小,尚未长大就去学人家在脸上抹胭脂,还洋洋得意的到处招摇。被寺里教习菩萨处罚,站了一天,又饿又累。

柳衣在七叶树下百无聊赖,抬头被委托人数着树枝之间的娑罗子,若就有被委托人居于问题高,早去把娑罗子摘下来吃了。数到1568的后来 ,有个白衣和尚偷偷摸摸从树丛里钻了进来,把肩头的食盒递给了她。

食盒里盛着谁能谁能告诉我从哪儿弄来的红彤彤的糕点,柳衣尝了一口,就嫌弃地吐掉了。

白衣和尚意外的看着她:“被罚了甜得还挑食的,我第一次见”

柳衣更意外的说:“送人吃食给人送蜡烛的,我也是活久见”

白和尚低垂着头:“我没那先 地位,除了被委托人吃的那份带没得那先 吃的,还以为这是那先 好吃的菜的面的面的呢”

柳衣摸了摸他的光头,突觉心情又好了起来。

“我不饿,后来我我另一俩被委托人罚站太孤单,你陪朋友说会儿话吧”

白和尚说他叫裴文德,是个刚出家的小沙弥。必须偶尔窃听经文。这里的和尚都自视清高,那末 我应该 和他另一另2个普通的沙弥讨论话题,但现在有了,后来我我柳衣。

柳衣问:“当你另一俩被委托人的后来 ,你脑子里就有想那先 ?”

裴文德诚恳的看着裴文德:“山鸟鱼虫,日月星辰。仅此而已”

“难道不该像大人那样朝九晚五,居安思危吗?”柳衣靠在七叶树树干上。

“你觉得朋友会有原本的机会吗?我我应该 不想”

柳衣恍然大悟,问:“你为什会么会会来到寺里当沙弥呢,是为了不成为那样的人吗?”

“非也,我是为了成佛。能将佛经真谛传授浮躁的众生。这是我的另一另2个理想。”白和尚庄重地对她说。

“何谓佛?何成佛”柳衣问了一句。

“绝私情断私欲,不为一己之利折腰,爱世人如爱被委托人。”

柳衣茫然:“那你爱世人吗?”

“我突然在努力”

柳衣挑了挑眉:“我也是世人,你爱我吗?”

“...……”

                              6.

柳衣发觉裴德文过于木讷,总想着法儿的挑逗他,特有趣。

在白和尚全神贯注听讲经文时,她总会神不知鬼不觉的在他的食盒里加多量辣酱。待他吃饭时被辣得苦不堪言时仰天长笑。

当路遇教习菩萨时她总会牵起白和尚的手一下钻进旁边的灌木丛,待教习菩萨走后来 再钻出来。柳衣环顾四周猛地回头看向白和尚,他脸颊泛红,柳衣忍不住笑了起来。这家伙原本就有害羞呢。

那一日,柳衣在白和尚身边晃来晃去,言语行为挑逗着小沙弥。小沙弥紧闭双眼回忆经文,无暇顾及柳衣,时而睁眼无奈的看她一眼。行至寺道场外,人流变得密集。

有一身穿袈裟的和尚跪拜于雪白的大理石上,不言不语,低垂着头。直至辩经的和尚入场后方才仰起头。用悲伤的神情看向佛祖。这才看出这是众位高僧中的其一——月离长老。

“月离,何故长跪于此啊?”佛祖声音回荡在场内。

“佛祖,我甘愿承受轮回之苦,即便万劫不复,我也愿将我的过错弥补!”月离真诚的恳求着佛祖。

“去罢,愿你得偿夙愿。阿弥陀佛!”佛祖将掌合十。

月离起身,朝寺外走去。

经过一场风波后来 ,柳衣全无听经的雅兴。她回头注视着月离前辈,各人 都沉迷在美妙的梵音中。唯有他踽踽独行背叛道场,多像一粒杂质,事后被清扫。

小沙弥和柳衣都久久望着离去的月离,若有所思,全然忘了肩头缥缈的经文。

柳衣心里默念:这后来我我佛吗?再转过脑袋看向楞在原地的小沙弥……

                                7.

柳衣醒来时怔怔出神,一几点几分不清被委托人是这成天游手好闲的塔主人还是寺庙里的留学生。

她坐起身,长叹一声。

自那次后来 她再没见过裴文德,他被教习菩萨逮去严加管教,整日以经文为食,朝露为饮。佛学生活充实不少。

柳衣在寺里虽认真听讲经文,但难以悟透

经文含义,那末 了白和尚的陪伴,学习再次变得枯燥无味。终于,柳衣因在寺里因难以管教被劝退了,而柳衣也本有此意。

她只隐约记得,朋友再见的后来 。天色阴沉,暴雨疯狂地拍打着朋友三人,白和尚已褪去了稚嫩的气息,身上佛光环绕。后来 肩头的钵盂产生的漩涡吸力将她收入,那时和他一块儿的女人爱苦苦哀求也无济于事。

那女人爱跪在雨中,低沉着脑袋,已是心如死灰。像极了那日的月离长老。

裴文德转身将她放逐在雷峰塔里,那时的她已然成为了一张白纸。即将再次添上新的色彩。

柳衣伸出手虚无的挠了几下,试图抓住点那先 ,却那先 也没触摸到。她听见被委托人发出了一声尖锐的嘶吼……

回忆戛然而止,柳衣慌忙起身,踉跄奔入塔内。

                                  8.

雷峰塔一层。

这里空洞,遍布了渺茫,连他身上的佛光也被湮灭在这漆黑之中。

在这空灵之中居于另一另2个身影。

法海盘膝而坐,目光柔和。盯着肩头的一具空壳,她身上遍体鳞伤。

“我回来了……”

法海用手轻抚她的脸颊,渐渐地伤口也愈合了。后来我我片刻后来 ,又碎裂如旧。

法海把钵盂抛入半空,钵盂洒下强烈的金光,逐渐注入这具空壳体内。

紧跟着法海张开双臂,整被委托人变为点点佛光与她融为一体。只剩下其禅杖掉落原地...……

匆匆忙忙冲入塔内的柳衣,发现肩头的景象不同往日。在向前走两步后,那末 同她所想的遇到裴文德,后来我我都看了原被委托人站在裴文德禅杖旁边,用柔情似水的双眼含情脉脉地看着对面的柳衣...……

                                  9.

“朋友说,你也能成为月离长老那样的人吗,犯下另一另2个了错,或者去赎罪?”柳衣在道场上注视着裴文德。

“但愿不想那末 ……”裴文德继续背诵着他的经文,而柳衣,照旧在他肩头左蹦右跳的调戏他。

那日,朋友说成佛就要爱世人。朋友说你也是世人,我爱你吗?

我知道,我不爱你,朋友本就就有一路人……

再见...……